您的当前位置:
首页
>> 镇街人大 >> 吉安镇
 
一位老人的心愿
发布日期:2015-03-23 点击数:
字体颜色: 字号:【 背景色:#F9F6AF #9FDBF5 #DFDFDF #F9D1D9 默认

  “其实我这么大年纪了,拿这么多钱也没有什么用。我只是想在今后的生活中,一方面我自己不用麻烦别人,另一方面如果说孙子孙女有点什么需要,我也可以帮助点,而不是干着急。”今年76岁的胡正连家住向前村新瓦房村民小组,头发花白,脸上已满是沧桑,可是就是这样一位历经世事的老人,说起这番话时,却不停地用眼角揩着眼泪。

  20143月14。如同过去的每一天一样,一大早胡正连的儿子梁树海就去富家洞煤矿上班了。如同过去的每一天一样,一大早胡正连就去了自家菜地里浇水淋肥。也同过去的每一天都不一样,胡正连的儿子再也回不了家。

  “快天黑的时候,他们给我说我儿子在厂头死了,我一点都不敢想是真的。儿媳妇和厂里面谈好了抚恤金的事情,就把钱存到自己的本本上,把丧事办完了。”胡正连所说的“本本”是儿媳妇在邮政银行开的储蓄账户,富家洞煤矿对这一次事故给出的赔偿是101万。

  “办完丧事,我就给儿媳妇说,这笔钱可不可以分点给我。儿子死了,我已经没得依靠了,今后的日子,我不敢想呀!可是,儿媳妇说啥子都不给我。”胡正连说着,又扯起衣角擦了擦眼泪,“我都以为这个钱真的要不到了,还好我们村的周代表和彭代表帮我拿了主意。”

胡正连说的周代表和彭代表指的是吉安镇人大代表周钢和彭勋成。

  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天了,可是彭勋成却清楚的记得那天见到胡正连的情形。他如同往常一样坐在向前村办公室接访,一个形容憔悴的老人就突兀的出现在门口。彭勋成立即上前询问,“我想找村长。”老人咕哝着,眼睛一直看向没有人的村长办公室。

  “村长下村去看公路了,你有事情可以给我说,看我是不是可以帮你。”彭勋成试探性的问着。

  “我想找村长。”老人固执的只跟彭勋成说五个字。

  “你叫啥子名字也?”彭勋成尝试着拉拉家常。

  “胡正连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老向前的?”彭勋成对眼前的人好像有点映像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“我是那边的人大代表,你记得到不?选举的时候我还在你屋头来过?”为了让老人信任自己,彭勋成撒了个“小谎”。老人投来疑惑的眼神。

  “我姓彭,你记得到不?”彭勋成一边说,一边微微的点着头。

  “彭代表?”胡正连侧过身对着彭勋成。

  “你有啥子事情给我说嘛,我看我可以帮你不。”彭勋成一边说,一边引着胡正连到接访室坐下。

“你有没有找你们亲戚一起去跟儿媳妇讲讲道理也?” 听完老人对事情的讲述,彭勋成问老人。

  “都说了,没有用。”老人摇摇头,“希望村里面和政府可以帮我出面找她说一下,我是真的没得办法得了。”

  “村里面出面也只能劝一下,我觉得这个办法也不是很好。这样,我帮你想想办法,改天再到你家来看看。”彭勋成送走了老人,心里不是个滋味。

  回家的路上,彭勋成遇见了周钢,并向他说明了整个事情的经过。

  “我觉得还是应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。”周钢说,“我觉得我们应该劝说她用法律来捍卫自己的权利。”

  “可是她弄个大把年纪了,要通过法律途径的话,跑的路不少哟。”彭勋成有点担心老人的身体状况。

  “不是政府一直在宣传巡回法庭么?我们可以建议一下把这个案子拿到院坝去审,一方面避免不老人不必要的奔波,另一方面,也是传递了正能量。”周钢说。

  第二天,彭勋成和周钢一早就到了胡正连的家中,向她提出了建议,说服了她提出民事诉讼,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。

  416日,案件第一次开庭。法庭认为此案应分成两个案件处理,当庭对梁树海的遗产进行了分割,胡正连继承了6.87万元。

  1030日,案件第二次开庭。法庭对梁树海工亡所得抚恤金进行了分割,判给了胡正连8万元。

如今,在执行庭的监督下胡正连的儿媳已将6.87万转到 了胡正连的账上,而第二次庭审的判决也正在执行中,老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了维护,心愿也已经实现。

  在吉安镇人大代表的宣传和引导下,大家已经渐渐学会了用法律去维护自己的权利,不会束手无策,也不再一味要求村干部和政府协调解决。2014年,巡回法庭在吉安镇开庭5次,涉及赡养费追讨、邻里纠纷和企业纠纷等多个方面,均通过庭外调解和法庭判决的方式得以解决。

  “我总觉得法治应该是我们寻求公正的最终道路,我也相信这条道路终将带我们走向美好的明天!”说这些的时候,周钢脸上浮出了笑容。(吉安镇 江永玉)

【关闭窗口】 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文章】

 
最新信息  
相关信息  
· 打造亮点“接地气” ——吉安镇2...
· 慰问关爱“捂热”老人心-—卫星湖...
· 人大代表节前慰问暖民心
· 来苏镇人大开展代表述职测评活动
· 红炉人大:邀请返乡民工召开座谈会